《请回答1988》之德善:亲情跟爱情的反向救赎

随着冬天来临,又想来温故一下《请回答1988》,去年写过这部剧的一些剧评。今天来二刷的时候发现,还没有正经的写过这部剧的女主角成德善。其实这整部剧都是从德善的角度出发,从她的眼里回顾双门洞小伙伴的少年时期。

剧中的成德善是家中的老二,出生在非常传统的韩国家庭。头上有学业优秀的大姐,底下有备受家人宠爱的幼弟,在家里是很受忽略的。她非常缺爱,她缺的爱是那种唯一又正大光明的偏爱,她渴望被人关注,想去争取又不敢争取,是一个在剧中很让人心疼的角色。

剧中第一集讲述姐姐宝拉跟德善的生日只隔了几天,所以父母一直把姐妹俩的生日放在一起过,因为这样可以节省一个蛋糕钱。德善强烈要求跟姐姐分开过,父母表面上没说什么,可到了姐姐生日那一天,德善的生日还是跟姐姐一起过。长久以来被忽略的委屈让德善再也忍不住了。

在这一天她被取消了奥运会举牌小姐的资格,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安慰,难道她只能被拒绝吗?

德善大声喊出埋在心里的想法“为什么我要叫德善,姐姐叫宝拉,弟弟叫余晖,而我要叫成德善。为什么只给我吃腌豆子,明明我也是很爱吃鸡蛋的。还有吃炸鸡只给姐姐弟弟分鸡腿,只给我吃鸡翅膀,我也是可以吃鸡腿的,明明我也很爱吃啊。”一家人都沉默了,父母注视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姐姐宝拉摸着后脑勺低下头,弟弟望着桌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一幕出奇的安静,和谐又不和谐。在这个家里其他家庭成员仿佛已经默认了德善就是被忽略的人。

虽然事后老爸补了德善一个生日蛋糕,还说出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的人啊!但是煤气中毒,父母立马想起的是姐姐和弟弟,要知道德善跟宝拉可是躺在一张床上啊。镜头一转,德善一个人从房间里爬出来,伴随的是非常喜悦的bgm。这一幕在我看来可一点也不搞笑。

十个手指伸出来有长短,这是大家默认的观念。而这种观念也非常适合德善家,她是这个家“隐形”的存在。姐姐宝拉强势倔强,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学习优异,是父母的骄傲,所以父母会尽可能地满足她。弟弟余晖因为是男孩子,哪怕成绩不如德善,非常糟糕,依然被父母偏爱。父亲会私下只给余晖买吃的,会在众人面前维护姐姐,夸赞姐姐。只有德善,性格软弱,从小已经习惯被拒绝。向爸爸讨要随身听直接被拒绝,可是姐姐发话,爸爸立马同意,她继而喏喏地说出一句:就知道会这样。

可以说德善这个形象,真的很还原多子女家庭中,性格沉默不鲜明的内向孩子了。明明是家里最懂事的一个,也会体谅父母的难处,还会帮母亲操持家务。可是就是因为做得多,被认为是最乖巧的,就应该体谅父母。明明只是个孩子,却已经被逼迫慢慢长大。德善对爱情的理解也是非常简单卑微,如果有人喜欢自己,那自己就喜欢他,并不明白这仅仅是感激啊!

不过德善比较幸运,在家庭中被忽略的亲情,在爱情中被补全了。有两个男孩都执着的爱着她。她跟正八的朦胧情感也比较让观众惋惜,让观众有种错觉是因为阿泽先告白,所以德善接受了阿泽。

事实上,阿泽才是比较适合德善的。阿泽很单纯,他年幼丧母也是一个比较缺爱的孩子。他非常简单易懂,执着的追求围棋,爱一个人会大声告诉对方。会告诉德善我喜欢你,德善需要的爱情也正是这样。正八就显得小心翼翼了,想要德善自己发现,两个人都在等待爱情,都在等对方说出心里话,可是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渐行渐远。

德善最终拥有了自己的幸福,不在执着家庭亲情中的不对等。如果在家庭中你处于不平等的状态,觉得很委屈就大声说出来。或试着跟自己和解,不是你本身不够完美,而是人的喜爱总有长有短。日子很长,学会爱自己比什么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