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害怕受伤宫女们改良了一个游戏后来成为贵族运动

  在中国唐朝,有一项运动非常流行,那就是马球。它被称为唐朝第一运动也不为过,连皇帝对它都是疯狂喜爱,据历史记载,唐朝22个皇帝之中,上至贤能的唐太宗,下至昏庸的唐僖宗,有18个是疯狂的马球爱好者。

  然而,马球虽然好玩刺激,也非常容易受伤,唐穆宗就因为打马球过度而受伤,后来驾崩也是因此而引起的。除此之外,马球的费用太过昂贵,除了马匹外,球杆、场地等等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而且还要水平相当的对手。所以,马球只能在宫廷等上流社会中流行,无法成为全动。

  即便这样,马球的魅力仍然是无穷的,最先按捺不住的就是皇宫之中的宫女。她们看到马球手风驰电掣的表演,羡慕不已,自己又没有体力也没有条件去打马球。于是,她们产生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将马上击球改为马下打球,危险性、对抗性以及对人的体力要求大大降低,这就是所谓的“步打球”。

  这已经很像现代的曲棍球了,到了宋代之后,社会风气更为文弱。他们觉得步打球对抗性仍然太强了,便将球门改成球穴,以打进球穴算得一分,并且改为非对抗性的游戏规则。这时候,没有马自然不敢叫马球,连步打球也不敢叫了,就叫做“捶丸”。

  这一下改动,不仅减少了对器材的依赖,而且大大符合宋朝人的习惯,很快风靡起来。从皇帝到平民,从成人到儿童,对此都沉溺其中。

  比如宋徽宗,他不仅喜欢蹴鞠,还喜欢捶丸。打得好不好不知道,摆谱绝对是世界第一,《丸经》中记载他“盛以锦囊,击以彩棒,碾玉缀顶,饰金缘边,深求古人之遗製而益致其精也”。后来这个游戏传到金国,被金章宗一模一样学了过去,难怪很多人笑称金章宗是宋徽宗的转世。

  北宋名臣就因为自己的外甥膝甫小小年纪不读书,就专爱锤丸而头痛不已。他本以为膝甫天资聪颖,没想到迷上了捶丸,“每戒之不听”,后来只是混了一个小吏度过余生。

  宋朝灭亡之后,捶丸这个运动继续延续到了元朝。元朝的高层统治者似乎对于它没什么兴趣,他们是马上民族,还是最爱狩猎。然而,他们在征服四海的时候,下层士兵将中原的这个游戏带到了世界各地,后来传播到了欧洲。久而久之,便在当地发展成熟,也就成为了贵族运动的代表——高尔夫球。

  在捶丸传入欧洲的同时,在元代的中下层社会中仍然很风靡,这一点在元朝的各种戏曲中可以证明。当时的人闹意见,除了用拳头解决问题外,还会像《庆赏端阳》中道白所说的:“你敢和我捶丸射柳,比试武艺么?” 杂剧《逞风流王焕百花亭》王焕得意地表示什么游戏都会玩,而且玩得很溜:

  这时候甚至出现了一部重要的介绍捶丸的专著,叫做《丸经》。更生动形象的证明是在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中,现在还存有元代的壁画《捶丸图》,画中二人击球,气定神闲,二侍从恭恭敬敬,精彩再现了元朝人进行捶丸运动的实景。

  到了明朝的时候,捶丸没有那么风行,不过还有零星的记载。而且在此之中,明宣宗特别喜欢这项运动,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宣宗行乐图》就是再现了明宣宗朱瞻基捶丸的真实场景。他的神色和捶丸的场地、洞穴都清清楚楚,表明还是与元朝时《丸经》的规则一致。

  不过到了清朝后,捶丸逐渐走向衰落,后来在晚清时,高尔夫登陆中国时,很多人竟然很吃惊,不知道这就是改头换面另外一种方式的捶丸。当然,关于高尔夫运动的起源,一共有三种说法,作为中国人,我当然倾向于本文的说法,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