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将军陈纳德缘何在大陆销声匿迹(三)

美国政府随后向英国政府施加压力,甚至以削减经济援助相威胁。当时英国国内经济不景气,在财政上仰仗美国,美国的压力迫使英国政府做出了让步。5月10日,英国政府突然颁发枢密院令,命令香港当局扣留“两航”飞机和器材,直至其归属问题“通过完整的法律程序”得到解决为止。这道敕令意味着香港法院应该重新审理“两航”财产的归属,而毫不顾及新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应该拥有的合法权力。港督葛亮洪就指出:英国枢密院“公然践踏法律并且在实际上制定了一项新的法规,这一法规无疑将这些飞机转交给了美国人。”在接到英国枢密院法令之后,港督只得遵照办理。香港警察阻止对飞机的拆卸,并且扣留了即将离开香港运往大陆的50箱飞机零部件。由于通过完整的法律程序一般需要数年,“两航”飞机被无限期滞留在香港。

陈纳德对此兴高采烈。尽管“两航”飞机的归属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但他感到使新中国暂时无法获得这批飞机也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新中国政府对英国的“枢密院令”十分不满,5月17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向英国驻中国代办胡阶森递交了抗议书。抗议书对英国政府扣押中国财产的行为提出严重抗议,并要求英国政府立即解除“两航”飞机的扣押。

为了两面应付,英国政府一方面未因中国政府的抗议而改变态度;另一方面,香港当局也并未严格看管“两航”飞机。实际上,“两航”员工仍可以不受限制地出入机场,启德机场上的“两航”飞机仍然控制在他们手中。当时,“两航”员工悄悄地将飞机上的零部件拆下运回大陆。陈纳德因此多次向香港政府提出抗议,但香港当局始终未同意民用航空公司的人员进入启德机场,也谢绝了他们清点“两航”财产的要求。

1951年3月,香港地方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在中方代表缺席的情况下,法院依然判决“两航”财产归新中国所有。

陈纳德不肯就此罢休,他决定提出上诉。根据法律程序,首次上诉得向香港最高法院提出,只有在首次上诉被驳回后,英国枢密院才受理第二次上诉。但是,陈纳德明白,向香港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是徒劳的,他肯定会被驳回。他试图越过香港最高法院,直接向枢密院提出上诉。由于英国政府的两面应付政策使得英国政府此时不愿尽快结束这一案件。因此,陈纳德的这一努力未获成功。

一年后,英国枢密院接受了陈纳德的上诉。1952年7月,陈纳德飞抵伦敦,准备在“两航”案件上做最后一搏。由于朝鲜战争的影响,英国政府将天平倾向了美国。1952年7月,枢密院否决了香港地方法院的判决,裁决将40架“两航”飞机归陈纳德的公司所有,余下的飞机由香港最高法院审理裁决。10日,香港最高法院判决,将“两航”余下的31架飞机判给民用航空公司。

次日凌晨,香港的水陆军警全部出动,包围了启德机场以及“两航”存放器材的仓库,赶走了“两航”员工,以武力抢走了应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两航”留港财产,并将其中的40架飞机交给了陈纳德的民用航空公司。随后,美国方面从菲律宾开来航母一艘,将这些飞机逐一吊装上船,运回美国。

经过三年努力,陈纳德终于利用这一时期美英的特殊关系,“打赢”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为打赢这场官司,陈纳德先后花掉了250万美元的律师费用,还偿还台湾的当局200万美元购买飞机的款项。三年下来,停留在香港启德机场上的飞机,只剩下了空壳子。尽管如此,陈纳德仍有一种满足感。他曾把这一成功看做是他一生中与创建“飞虎队”和率领美国第14航空队同样重要的第三件“杰作”。正是由于这场官司以及他在中国解放战争中对军队的帮助,陈纳德在抗战中赢得的“飞虎将军”的美名,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在中国大陆销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