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黑海舰队副司令帕利出生在乌克兰、作战在乌克兰阵亡

165年前的3月19日,正值克里米亚战争爆发期间,一位名为科尔尼洛夫的俄罗斯海军中将在作战中牺牲。

没想到在165年后的同一天,也有一位俄罗斯海军指挥官牺牲,他就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副司令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帕利海军上校。

但相比科尔尼洛夫中将来说,帕利上校更具传奇色彩、更有战斗民族为国奉献的精神。

因为帕利在乌克兰出生、在乌克兰长大、在乌克兰求学,却为俄罗斯而战、来到乌克兰打仗、被乌克兰军队击毙。

1971年帕利在苏联乌克兰苏维埃首都基辅诞生,他的童年、青年生活过得非常快乐。

一方面,帕利出生于军人世家,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苏联军人。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帕利的爷爷曾指挥侦察连深入敌后,与依附德国纳粹的乌克兰伪军作战;帕利的父亲则是苏联海军一级上尉,在反潜舰上服役多年,曾9次执行远洋作战任务。

另一方面,帕利出生时正值苏联巅峰时刻,有一个与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祖国,拥有远多于美国核武器的世界第一核大国,帕利对自己的生活既感到安全,又感到非常自豪。

身为军人子弟,帕利从小就受到爱国主义军事思想的熏陶,在苏联末期继承父亲的海军事业,参军考入了基辅高等海军政治学院,就读社会心理学专业。

插一句,帕利的社会心理学为他的职位晋升、克里米亚半岛收复、海军中的威望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具体情况如何,我在下面讲述。

承接上文,帕利在乌克兰军校就读,不幸的是天有不测风云,等他1992年从基辅高等海军政治学院毕业时,赶上了苏联解体,当初入学宣誓效忠的祖国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瞬间成了15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在这个人生的重大十字路口,身为乌克兰人的帕利该做出最艰难的抉择,究竟是入籍生他养他的国家乌克兰,还是入籍继承苏联大统的俄罗斯?

要么是入籍乌克兰,帕利可以获得高升的机会和“铁饭碗”的机会,担任驻基辅的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第2团第4连的教育工作副主任,以后逐年高升。

要么是入籍俄罗斯,追求先辈毕生奋斗的军旅光辉事业,为实现苏联昔日的雄风而奋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很多同窗校友都选择落地生根,加入乌克兰军队时,22岁的帕利却选择了效忠俄罗斯。

一个土生土长的乌克兰人、一个在乌克兰成长、学习的中尉军官,帕利为何会做出与众不同的抉择呢?

我们从他的家世背景中可以找到答案,上面已经说了帕利的爷爷和父亲都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苏联国防事业,为了重振自己小时候崇拜的祖国,帕利内心早已种下了重拾苏军昔日荣光的种子。

就这样,帕利从乌克兰一路北上来到俄罗斯北部摩尔曼斯克的北方舰队,在“无畏”号驱逐舰和“彼得大帝”号重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服役。没多久,帕利又回到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在黑海舰队的“探险家”号护卫舰上服役。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半岛仍然继续归属乌克兰,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总部之所以还能驻扎在乌克兰所属的塞瓦斯托波尔市,关键就在于1997年乌克兰和俄罗斯正式签订了俄罗斯黑海舰队驻扎乌克兰领土的协议,所以俄罗斯黑海舰队驻地一直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上。

帕利所在的俄罗斯黑海舰队,与太平洋舰队、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并称俄罗斯海军四大舰队,在俄罗斯家喻户晓,他广泛运用自己在乌克兰基辅军校所学的社会心理学知识在黑海舰队敬爱战友、踏实工作、敢于战斗,受到乌克兰海军和俄罗斯海军的高度拥护。

论军事战斗,帕利是“三战老臣”,2008年他作为黑海舰队老兵参加过俄格战争;2015年帕利远赴叙利亚支援俄军作战;2022年率部支援俄军出击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

论军中关系,帕利被俄罗斯海军水手视为和蔼可亲的老大哥、老父亲,享有极高威望;比如帕利会记下所有身边工作人员的生日,亲自向每个人表示祝贺,为他们写下祝福。

论战事功劳,帕利利用自己的威望助力俄军收复克里米亚半岛,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克里米亚半岛要求脱离乌克兰自治,并且要并入到俄罗斯版图。鉴于该岛不仅驻扎着俄罗斯海军黑海舰队,还有乌克兰海军,于是帕利亲自出山,和乌克兰海军水手见面,乌军看到帕利的到来,并没有做出任何军事顽抗,反而自愿放下武器,于是俄军不费一枪一弹收回了克里米亚半岛,这背后体现的就是帕利在海军中的权威。

鉴于帕利突出的表现,他也获得了进一步高升的机会,担任俄罗斯黑海舰队负责军事政治工作的副司令,被授予上校军衔。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帕利所在的黑海舰队成为前沿部队,他亲自带队参战,在激烈的前线战场乌克兰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市负责保障平民撤离城市的和平走廊运作,遗憾的是,军阶较高的帕利成了乌军的目标,被击毙在战场,此时距离他刚过51岁生日才一个月的时间。

帕利的牺牲,对俄罗斯黑海舰队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为了表彰帕利勇于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俄罗斯黑海舰队追授帕利为俄罗斯海军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