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梅加:研究中国寻找繁荣密码

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列梅加,俄罗斯经济学家。1973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经济学系,1984年随苏联经济学家代表团访华。长期研究中国,现为俄罗斯欧亚高科技中心总裁、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俄联邦财政金融大学教授。

俄罗斯经济学家列梅加一辈子都在探究繁荣与发展之路。如今,他找到了两个关键词:“中国”和“一带一路”。

“53年前,我考入莫斯科大学经济学系,开始学习中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工作、我的命运已经与中国紧紧相连。1984年,我作为第一批苏联经济学家访华代表团成员赴中国交流,我们的工作对当时的两国关系产生了积极影响。”不久前,列梅加当选“丝路友好使者”。在为评选活动录制的视频中,他回顾自己如何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

确实,列梅加的人生轨迹和中苏、中俄关系的发展曲线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的葬礼,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利耶夫会见了中国代表团。同年12月,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尔希波夫访华。在中苏关系回暖的氛围中,列梅加随苏联经济学家代表团访华。他回忆,在一个月时间里,代表团会见了中方众多官员、学者和实业界人士,考察了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在实施改革开放政策过程中,人们的灵感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所有人都知道,改革开放刚起步,必须摸着石头过河。而他们取得的初步成功,使他们对实现目标充满信心。”

后来,列梅加又多次到访中国,除了西藏和新疆暂未去过外,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他已经记不清去过中国多少次,家中摆放的数不胜数的纪念品和茶具就是证明,这都是中国朋友们送给他的。他把这些珍贵的物品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孩子们来他家玩时,都喜欢摆弄这些东西,并对这些东西的用途很好奇,而列梅加总是乐呵呵地给他们讲解。

受父亲影响,列梅加的儿子奥列格也和中国结下不解之缘。奥列格1987年出生于莫斯科,当时列梅加在北京实习。中国朋友们提议举办一次聚会,庆祝列梅加初为人父。他们帮列梅加给孩子取了一个中文名——列亚力,并赠送给列梅加一块玉印。奥列格一天天长大。当他得知自己有一个中文名时,感到非常自豪。后来,奥列格考上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选择汉学专业,其间还曾去北京大学进修。目前,奥列格是莫斯科斯科尔科沃管理学院中国方向负责人,并为俄中企业到对方国家投资兴业制订培训计划。

从1984年起,列梅加对中国经济改革经验进行了系统研究。“我在苏联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牵头设立了一个特殊的实验室。”那是1987年,他出任中国经济改革经验研究实验室主任。1989年底,莫斯科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博士论文《中国工业管理体制改革》。这是首部苏联经济学界全面系统研究中国工业管理体制改革的学术著作。

列梅加在莫斯科国立大学讲授中国经济课程,还在俄罗斯国民经济学院开设外国管理经验课程。他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研究方向的学术流派创始人之一。“1990年,我们举办研究苏中经济改革的论坛,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刘国光率团参会。”列梅加回忆。

列梅加筹备并参与了俄中两国在金融、银行、物流领域联合实施的多个项目,是香港和台湾投资与银行论坛(1997年)、俄中银行间论坛(自2001年起)等活动的组织方和执行秘书之一。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提出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凭着对中国的深入了解,列梅加立刻意识到这一倡议的重要性。他说,中方提出的这一倡议是“认真的,并且将持续很长时间”。他马上着手研究,结论是:这是一个伟大的构想,对俄罗斯乃至全世界都会带来正向效益。2015年,列梅加参与编纂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出版,这是俄罗斯最早的“一带一路”主题书籍之一。当时他说了一句话:“虽然现在还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一带一路’倡议的伟大之处和对于俄罗斯的意义,但这些人很快会感到震撼的。”

2017年5月,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随后,列梅加任总干事的俄罗斯丝绸之路经济带协调中心就举行了欧亚科学技术会议,主题是“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列梅加认为,俄总统普京提出的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倡议,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有很多契合点。基于两国在农业领域合作发展迅速,研讨会建议两国科研机构共同研究和实施长期的农产品战略。

协调中心的第四次会议计划于今年在中俄科技创新年的框架内举行。列梅加还兼任欧亚高科技中心主任,该中心的重要工作是处理与中国的创新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中俄科技创新年预计将实施1000多个合作项目,这是两国开展主题年以来最长合作清单。3月9日,中俄两国签署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谅解备忘录。该科研站计划设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轨道上,成为长期自主运行的综合性科学实验基地。列梅加高兴地表示,今年是苏联宇航员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在太空探索方面的协作是两国合作的方向之一。

俄罗斯地跨欧亚两洲,位于欧洲东部和亚洲大陆的北部,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去年11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列梅加表示,随着该协定框架下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亚洲市场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建立现代运输走廊尤为重要。

在这个大背景下,列梅加如今很关注北极。他说,俄罗斯在本世纪初就制订了构建跨欧亚发展带计划,希望沿交通运输干线打造现代产业集群。北极丝绸之路(冰上丝绸之路)的形成,特别是沿北方海航道的货运,是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列梅加说:“取道北方海航道比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要快得多,也更安全。2021年,俄罗斯出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我们非常重视与中国在北极发展中的合作。”

2月底,莫斯科中国贸易中心华铭园开业,列梅加领导的科研机构准备在这里举办一系列论坛。他说,现在俄中两国政治关系确实处在历史最高水平,两国经济高度互补,合作潜力巨大。他正致力于让更多的人了解“一带一路”建设能够带来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