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20-21财报解读:疫情影响入不敷出老板摇身变债主

阿森纳此前公布了截止到2021年5月31日的财报。就如人们料想的那样,球队陷入了巨额的亏损——总金额达到了税后1.07亿英镑。

这个数字比2019-20赛季的4780万英镑翻了一番还多。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疫情,毕竟2020-21赛季绝大多数的比赛都是空场进行的。

The Athletic在这里将报表的内容解读给大家。我们着眼的关键问题是:克伦克家族给球队提供了哪些支持?阿森纳为什么提高季票价格?如果拒绝加入欧超联赛会给球队在财政上带来什么后果?下一年的财报会有何变化?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是的。2020-21赛季,阿森纳在酋长球场总共踢了31场比赛,只有两场是允许球迷进场的。俱乐部称因为疫情总共损失了8500万英镑。“因疫情原因而做出的员工调整”还令俱乐部多支出了670万英镑。

俱乐部的商业收入由1.42亿英镑跌至1.36亿英镑,阿森纳方面依然将此归咎于“疫情原因”。在商业收入方面比阿森纳损失更为惨重的大有人在,比如曼联。不过,也不是所有球队都是如此,曼城的商业收入就由2.46亿英镑增长至2.71亿英镑。

其次是转会市场的不景气。2019-20赛季,阿森纳在出售球员方面净赚6000万英镑。这个数字如今锐减至1180万英镑(不包括2500万英镑将威洛克送到纽卡斯尔联,因为这笔交易发生在结算日期之后)。这达到了近五年的最低谷。当然,这也可以部分归结于疫情,疫情经济下各支球队都紧捂荷包,大手笔的交易自然少之又少。

首当其冲的是工资开支。上一个财年,枪手的工资总开销达到了2.44亿英镑,即便在2020年4月实施了降薪,但还是比上一个财年增长了1000万英镑。这里面还包含了两位已经离队的高薪球员的薪资。枪手随后试图重整工资结构,并期望在2021-22赛季看到成效。

2020年7月,由克伦克全资控股的KSE公司宣布重组俱乐部在修建新球场时欠下的债务。这意味着枪手需要为提前偿还债券支付罚金,同时根据之前债券的要求,枪手每年必须持有一定量的偿债准备金,以作为未来还款的担保,这笔钱大概在3600万英镑左右。

在这次操作后,阿森纳无需再持有这笔钱,等于这3600万英镑现金可以作为现金一次性释放——总之,就是球队的现金流看涨了。

不过,这波操作还让俱乐部花费了3220万英镑。阿森纳官方表示,这次债务重组也是为了应对疫情的冲击。他们说“球场建设债券是和门票收入挂钩的”。

阿森纳的财报强调了KSE和克伦克在财政上对球队的支持:“由克伦克先生全资控股的KSE UK Inc为球队提供了大量资金。在过去的一年里,KSE在重构球场建设债券以及维持球队日常运营两方面投入重金。财务挑战依然艰巨,但俱乐部仍拥有所有者KSE的坚定支持与承诺。”

克伦克对阿森纳的财政扶持是以贷款的方式呈现的,而非直接注入资金。最终的结果是——由于克伦克的“支持”,阿森纳的外部债务由1.8亿英镑降至1.63亿英镑。不过,阿森纳欠母公司KSE的债务达到了惊人的2.01亿英镑。

俱乐部欠KSE的贷款利率是保密的,尽管相关人士告诉The Athletic的记者说利率水平绝对是对俱乐部有利的。贷款需要在接获通知两年内偿还,但至今尚未收到任何与偿还贷款有关的消息。

当然。阿森纳和欧超相关的所有支出全部由KSE公司支付。阿森纳财报的原话是:“俱乐部曾涉及一些有关欧洲超级联赛的提议,由此产生的相关费用已经由KSE公司全额支付。”

欧超联赛在法理上至今仍未有定论。如果阿森纳需要支付罚金,那么也将是KSE公司全额支付。阿森纳财报上说:“俱乐部正在密切关注欧超联赛流产后的各项事宜。如果产生额外费用,所有的费用将会由KSE公司承担。”

阿森纳不向所有者支付股息,但值得注意的是,董事们的薪资从52.9万英镑飙升至110万英镑。更高的薪酬反映出哈里斯勋爵和蒂姆-刘易斯对于球队事务越来越多的参与。就如报告中指出的那样:“支出包括向为球队提供服务的Harris Ventures Limited的哈里斯勋爵和Clifford Chance LLP的蒂姆-刘易斯支付的费用。”

确实。阿森纳的比赛日收入从2020-21赛季的7500万英镑锐减至380万英镑。即便是这7500万英镑相比于2019年的9620万英镑也是少了一大块。

前几日,阿森纳宣布将票价提高四个百分点。阿森纳球迷基金 (AST) 对此的态度是:“在阿森纳的总营收实现增长,球迷们面临经济压力之际提高票价是不公正的”。这也不难理解,目前英国居民能源支出上涨,生活成本提高,在这种情况下俱乐部拉高票价肯定是不得人心的。

阿森纳球迷基金估算票价提高4%仅可以为俱乐部在2022-23赛季带来大概380万英镑的收入。这个数字对于球队总营收来说可谓微不足道。英格兰银行宣称2022年通货膨胀率将会高达7%。虽然阿森纳的票价涨幅不及通货膨胀率,但俱乐部通过转播收入依然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真的有必要提高票价吗?

阿森纳官方的说法是,涨价并不只是着眼于明年,即便未来五年不涨价,这4%的增额也能为俱乐部带来1900万英镑的收入,这就不是一笔小钱了。阿森纳还有升级球场的计划,这也需要投入至少几百万英镑。球场升级计划包括翻新顶棚,设置新的大屏幕,换装更便捷的入场旋转门,以及酋长球场的外部装饰等等。未来几年通过提升票价带来的收益将主要用在这些方面。

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球队会效仿阿森纳的做法。诺维奇时隔九年后宣布上调票价,幅度达到7%。利兹联的票价涨幅最大,达到了10%,但他们已经有11年没调过票价了。布莱顿倒是宣布票价不变,但他们这几年已经“微调”过好几次了。

还真不一定。由于阿森纳在足总杯第三轮负于诺丁汉森林,所以枪手没有主场的足总杯比赛可踢。这意味着季票持有者会得到一笔“杯赛信用”退款。

对于他们来说,这意味着季票价格暂时性的降低了。举个例子来说,如果阿森纳进军下赛季欧冠,阿森纳的季票价格是1219英镑,由于有退款,即便有4%的涨幅,抵扣下来买了一般季票的枪迷还是可能少花26.33英镑,最后的价格将是1192.67英镑。

无欧战的季票价格是1010英镑,参加欧联的季票价格是1095英镑,涨价4%后分别是1050英镑和1139英镑,扣除“杯赛信用”退款后将少花31.33以及35.33英镑。

至于会员季票,如果球队参加欧冠,会员季票的价格将达到3689英镑,涨价4%的部分将大大超过“杯赛信用”的退款额度。

对于19到21岁的季票购买者和一般购票者,阿森纳提出了减免25%票价的优惠政策。17、18岁的会员,可以通过家庭团体票,享受57%的折扣,并且此项折扣在酋长球场内任何区域都通用。此外,阿森纳还针对未成年小球迷推出了更加优惠的政策。

AST在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敦促球队给年轻球迷提供折扣,他们对于球队给19到21岁球迷减免25%票价的政策感到欣慰。折扣给了更多球迷入场看球的机会,加快了球场气氛和球队复苏的脚步。

是的,明年的财报会看起来更健康一些。最主要的是比赛日收入的回归,而且俱乐部的工资结构也更加合理了。

尽管如此,枪手大概率会连续第四个财年出现亏损。部分原因是他们在转会市场上的大手笔开销——有记录显示,自2020-21赛季结束后,阿森纳已经在引援上投入了1.29亿英镑。枪手的引援包括本-怀特、厄德高、拉姆斯代尔、富安健洋、洛孔加以及努诺-塔瓦雷斯。

这份财报还包括2020-21赛季球队从欧联杯得到的收入,阿森纳去年杀入了四强。欧战不会对下个财年的报告提供任何助力。如果本赛季能重返欧冠,就另当别论了。

负债是好事,证明老板不计回报的为了成绩付出,相比之下亨利老贼就是为了赚钱持有利物浦

债主 zhàizhǔ把钱借给别人收取利息的人;放债的人,是欠债者对应关系的人来个类比,债就是金钱(处相亏欠关系的),而它(那笔钱)的原拥有的人就称为“债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