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特别代表:全球化收缩和孤岛化趋势下技术主权是关键

据俄罗斯商业资讯日报(RBC)报道,佩斯科夫在专栏文章中提及,“孤岛化”方案是俄罗斯未来10年至15年最可能的发展模式,即大型经济技术集团的分离。

佩斯科夫预计,世界全球化倒退几乎是必然的,上世纪的全球安全体系也将终结。“全球技术市场的重启、技术标准的国有化、关键商品生产的再本土化——各国、所有大型经济技术集团都会想在自己的领土上生产食品、药品和其他东西,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他指出,技术主权将是建设自身“岛屿”一部分,“对我们来说,这是未来十年的主题,对美国,可能还有印度等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此外,根据佩斯科夫的说法,俄罗斯正面临着几个主要挑战,包括响应绿色议程、创建自己的技术经济集团、农产品出口一揽子计划、与亚洲国家建立新一代物流运输走廊等。

他补充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倘若不解决认知主权问题就研究技术是没有意义的,这意味着“要将你真正需要的东西与他人强加给你的东西区分开来”。因此,他认为,实现技术主权必须解决安全保障、能源获取、粮食独立、基本商品供应、互联互通、信息生产以及生产资料获取等问题。

同时,佩斯科夫指出,技术主权并不意味着完全与外界相隔绝,“在与其他国家建立联盟时,这会是一个强有力的谈判立场”。在他看来,未来主要是以技术换技术。“对方拥有我们需要的处理器,我们拥有他们需要的导弹。”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换,“一个国家某系统的运作与另一个国家的系统相联系。”

而在6月7日,俄联邦国务委员会关于工业、科学和中小企业领域的联席会议就经济制裁下的进口替代问题开展讨论。图拉州州长阿列克谢·久明表示,要实现俄罗斯的技术主权,必须结合工业、科学和商业的能力。他认为,外国公司退出俄罗斯市场意味着国内企业可以占领新的利基市场,但其中很大一部分需要发展现代科学。

俄罗斯早在2014年就已宣布实施进口替代政策,为此成立了专门的政府进口替代委员会,以应对西方国家的大规模制裁。今年5月下旬,俄总统普京表示,进口替代并不是万能的,俄罗斯并不打算只专注于进口替代,而是需要全面的发展。俄安委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则建议,将“进口替代”一词改为“技术主权”。

列梅加:研究中国寻找繁荣密码

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列梅加,俄罗斯经济学家。1973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经济学系,1984年随苏联经济学家代表团访华。长期研究中国,现为俄罗斯欧亚高科技中心总裁、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俄联邦财政金融大学教授。

俄罗斯经济学家列梅加一辈子都在探究繁荣与发展之路。如今,他找到了两个关键词:“中国”和“一带一路”。

“53年前,我考入莫斯科大学经济学系,开始学习中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工作、我的命运已经与中国紧紧相连。1984年,我作为第一批苏联经济学家访华代表团成员赴中国交流,我们的工作对当时的两国关系产生了积极影响。”不久前,列梅加当选“丝路友好使者”。在为评选活动录制的视频中,他回顾自己如何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

确实,列梅加的人生轨迹和中苏、中俄关系的发展曲线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的葬礼,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利耶夫会见了中国代表团。同年12月,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尔希波夫访华。在中苏关系回暖的氛围中,列梅加随苏联经济学家代表团访华。他回忆,在一个月时间里,代表团会见了中方众多官员、学者和实业界人士,考察了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在实施改革开放政策过程中,人们的灵感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所有人都知道,改革开放刚起步,必须摸着石头过河。而他们取得的初步成功,使他们对实现目标充满信心。”

后来,列梅加又多次到访中国,除了西藏和新疆暂未去过外,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他已经记不清去过中国多少次,家中摆放的数不胜数的纪念品和茶具就是证明,这都是中国朋友们送给他的。他把这些珍贵的物品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孩子们来他家玩时,都喜欢摆弄这些东西,并对这些东西的用途很好奇,而列梅加总是乐呵呵地给他们讲解。

受父亲影响,列梅加的儿子奥列格也和中国结下不解之缘。奥列格1987年出生于莫斯科,当时列梅加在北京实习。中国朋友们提议举办一次聚会,庆祝列梅加初为人父。他们帮列梅加给孩子取了一个中文名——列亚力,并赠送给列梅加一块玉印。奥列格一天天长大。当他得知自己有一个中文名时,感到非常自豪。后来,奥列格考上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选择汉学专业,其间还曾去北京大学进修。目前,奥列格是莫斯科斯科尔科沃管理学院中国方向负责人,并为俄中企业到对方国家投资兴业制订培训计划。

从1984年起,列梅加对中国经济改革经验进行了系统研究。“我在苏联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牵头设立了一个特殊的实验室。”那是1987年,他出任中国经济改革经验研究实验室主任。1989年底,莫斯科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博士论文《中国工业管理体制改革》。这是首部苏联经济学界全面系统研究中国工业管理体制改革的学术著作。

列梅加在莫斯科国立大学讲授中国经济课程,还在俄罗斯国民经济学院开设外国管理经验课程。他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研究方向的学术流派创始人之一。“1990年,我们举办研究苏中经济改革的论坛,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刘国光率团参会。”列梅加回忆。

列梅加筹备并参与了俄中两国在金融、银行、物流领域联合实施的多个项目,是香港和台湾投资与银行论坛(1997年)、俄中银行间论坛(自2001年起)等活动的组织方和执行秘书之一。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提出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凭着对中国的深入了解,列梅加立刻意识到这一倡议的重要性。他说,中方提出的这一倡议是“认真的,并且将持续很长时间”。他马上着手研究,结论是:这是一个伟大的构想,对俄罗斯乃至全世界都会带来正向效益。2015年,列梅加参与编纂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出版,这是俄罗斯最早的“一带一路”主题书籍之一。当时他说了一句话:“虽然现在还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一带一路’倡议的伟大之处和对于俄罗斯的意义,但这些人很快会感到震撼的。”

2017年5月,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随后,列梅加任总干事的俄罗斯丝绸之路经济带协调中心就举行了欧亚科学技术会议,主题是“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列梅加认为,俄总统普京提出的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倡议,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有很多契合点。基于两国在农业领域合作发展迅速,研讨会建议两国科研机构共同研究和实施长期的农产品战略。

协调中心的第四次会议计划于今年在中俄科技创新年的框架内举行。列梅加还兼任欧亚高科技中心主任,该中心的重要工作是处理与中国的创新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中俄科技创新年预计将实施1000多个合作项目,这是两国开展主题年以来最长合作清单。3月9日,中俄两国签署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谅解备忘录。该科研站计划设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轨道上,成为长期自主运行的综合性科学实验基地。列梅加高兴地表示,今年是苏联宇航员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在太空探索方面的协作是两国合作的方向之一。

俄罗斯地跨欧亚两洲,位于欧洲东部和亚洲大陆的北部,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去年11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列梅加表示,随着该协定框架下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亚洲市场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建立现代运输走廊尤为重要。

在这个大背景下,列梅加如今很关注北极。他说,俄罗斯在本世纪初就制订了构建跨欧亚发展带计划,希望沿交通运输干线打造现代产业集群。北极丝绸之路(冰上丝绸之路)的形成,特别是沿北方海航道的货运,是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列梅加说:“取道北方海航道比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要快得多,也更安全。2021年,俄罗斯出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我们非常重视与中国在北极发展中的合作。”

2月底,莫斯科中国贸易中心华铭园开业,列梅加领导的科研机构准备在这里举办一系列论坛。他说,现在俄中两国政治关系确实处在历史最高水平,两国经济高度互补,合作潜力巨大。他正致力于让更多的人了解“一带一路”建设能够带来的好处。

俄黑海舰队副司令帕利出生在乌克兰、作战在乌克兰阵亡

165年前的3月19日,正值克里米亚战争爆发期间,一位名为科尔尼洛夫的俄罗斯海军中将在作战中牺牲。

没想到在165年后的同一天,也有一位俄罗斯海军指挥官牺牲,他就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副司令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帕利海军上校。

但相比科尔尼洛夫中将来说,帕利上校更具传奇色彩、更有战斗民族为国奉献的精神。

因为帕利在乌克兰出生、在乌克兰长大、在乌克兰求学,却为俄罗斯而战、来到乌克兰打仗、被乌克兰军队击毙。

1971年帕利在苏联乌克兰苏维埃首都基辅诞生,他的童年、青年生活过得非常快乐。

一方面,帕利出生于军人世家,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苏联军人。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帕利的爷爷曾指挥侦察连深入敌后,与依附德国纳粹的乌克兰伪军作战;帕利的父亲则是苏联海军一级上尉,在反潜舰上服役多年,曾9次执行远洋作战任务。

另一方面,帕利出生时正值苏联巅峰时刻,有一个与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祖国,拥有远多于美国核武器的世界第一核大国,帕利对自己的生活既感到安全,又感到非常自豪。

身为军人子弟,帕利从小就受到爱国主义军事思想的熏陶,在苏联末期继承父亲的海军事业,参军考入了基辅高等海军政治学院,就读社会心理学专业。

插一句,帕利的社会心理学为他的职位晋升、克里米亚半岛收复、海军中的威望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具体情况如何,我在下面讲述。

承接上文,帕利在乌克兰军校就读,不幸的是天有不测风云,等他1992年从基辅高等海军政治学院毕业时,赶上了苏联解体,当初入学宣誓效忠的祖国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瞬间成了15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在这个人生的重大十字路口,身为乌克兰人的帕利该做出最艰难的抉择,究竟是入籍生他养他的国家乌克兰,还是入籍继承苏联大统的俄罗斯?

要么是入籍乌克兰,帕利可以获得高升的机会和“铁饭碗”的机会,担任驻基辅的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第2团第4连的教育工作副主任,以后逐年高升。

要么是入籍俄罗斯,追求先辈毕生奋斗的军旅光辉事业,为实现苏联昔日的雄风而奋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很多同窗校友都选择落地生根,加入乌克兰军队时,22岁的帕利却选择了效忠俄罗斯。

一个土生土长的乌克兰人、一个在乌克兰成长、学习的中尉军官,帕利为何会做出与众不同的抉择呢?

我们从他的家世背景中可以找到答案,上面已经说了帕利的爷爷和父亲都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苏联国防事业,为了重振自己小时候崇拜的祖国,帕利内心早已种下了重拾苏军昔日荣光的种子。

就这样,帕利从乌克兰一路北上来到俄罗斯北部摩尔曼斯克的北方舰队,在“无畏”号驱逐舰和“彼得大帝”号重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服役。没多久,帕利又回到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在黑海舰队的“探险家”号护卫舰上服役。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半岛仍然继续归属乌克兰,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总部之所以还能驻扎在乌克兰所属的塞瓦斯托波尔市,关键就在于1997年乌克兰和俄罗斯正式签订了俄罗斯黑海舰队驻扎乌克兰领土的协议,所以俄罗斯黑海舰队驻地一直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上。

帕利所在的俄罗斯黑海舰队,与太平洋舰队、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并称俄罗斯海军四大舰队,在俄罗斯家喻户晓,他广泛运用自己在乌克兰基辅军校所学的社会心理学知识在黑海舰队敬爱战友、踏实工作、敢于战斗,受到乌克兰海军和俄罗斯海军的高度拥护。

论军事战斗,帕利是“三战老臣”,2008年他作为黑海舰队老兵参加过俄格战争;2015年帕利远赴叙利亚支援俄军作战;2022年率部支援俄军出击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

论军中关系,帕利被俄罗斯海军水手视为和蔼可亲的老大哥、老父亲,享有极高威望;比如帕利会记下所有身边工作人员的生日,亲自向每个人表示祝贺,为他们写下祝福。

论战事功劳,帕利利用自己的威望助力俄军收复克里米亚半岛,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克里米亚半岛要求脱离乌克兰自治,并且要并入到俄罗斯版图。鉴于该岛不仅驻扎着俄罗斯海军黑海舰队,还有乌克兰海军,于是帕利亲自出山,和乌克兰海军水手见面,乌军看到帕利的到来,并没有做出任何军事顽抗,反而自愿放下武器,于是俄军不费一枪一弹收回了克里米亚半岛,这背后体现的就是帕利在海军中的权威。

鉴于帕利突出的表现,他也获得了进一步高升的机会,担任俄罗斯黑海舰队负责军事政治工作的副司令,被授予上校军衔。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帕利所在的黑海舰队成为前沿部队,他亲自带队参战,在激烈的前线战场乌克兰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市负责保障平民撤离城市的和平走廊运作,遗憾的是,军阶较高的帕利成了乌军的目标,被击毙在战场,此时距离他刚过51岁生日才一个月的时间。

帕利的牺牲,对俄罗斯黑海舰队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为了表彰帕利勇于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俄罗斯黑海舰队追授帕利为俄罗斯海军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