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壁画里的健身印记中国人的运动血脉延续了千年

2018年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十周年、也是全民健身日。位于上海中心展览馆的“丝路敦煌·幸福生存”展,举行了《千年律动——敦煌壁画里的体育运动》专场活动。在感受千年的丝路文明和敦煌文化魅力的同时,寻找古代人运动健身的印记。

敦煌石窟中保留了大量与运动有关的壁画资料,在这些古代体育运动画面中,我们找到了很多现代奥运项目的影子和源头。

从各种保存下来的资料来看,尽管在规则和规模上与现代体育运动有着较大差距,但敦煌壁画中描绘的包括射箭、摔跤(角力)、相扑、体操、举重(举钟)、游泳、划船、马术、武术、登山、滑沙、跳跃、投掷在内的至少20余种体育运动,在宋元之前已成为中国人经常性的竞技活动。

那么,在古代生活中,我们的先祖们是如何进行体育运动的、他们的运动痕迹给我们的血液里留下了怎样的基因? 兰州理工大学的李重申教授用30年来的研究成果,发现了更多新的内容。

“体育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民族的思想观、民族精神、身体素质的形成有着巨大的影响,体育从来都不仅仅是单纯的身体运动,而是同时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对社会的发展产生着巨大的作用。”李重申说。

中国的体育,最盛行是汉唐到宋时期。那时,角抵、百戏、弈棋、射猎、游泳、投掷、竞走、武术、举重、马术、弓箭等娱乐健身活动在民间大为流传,李重申在壁画、雕塑、诗歌中找到了明证,反映了一个时期人们的体育文化状态。

比如这幅图景:密林深处,年轻的骑士催动一匹枣红马,追逐一只小鹿。骑士左手托弓,右手拉弦,在枣红马腾空的一瞬间,一支长箭离弦而出,正中小鹿后背。

“这是敦煌北魏壁画的一个场景。也是汉唐间敦煌人悍勇好射民风的再现。”李重申说。

而敦煌遗书《剑器词》就是描述“剑器”表演时美妙而动人心魄的场景:“排备白旗舞,先自有由来。合如花焰秀,散若电光开。喊声天地裂,腾踏山岳摧。剑器呈多少,浑脱向前来。”

唐代诗人岑参作“酒泉太守能剑舞,高堂置酒夜击鼓”之诗句,也说明唐时的剑术已发展成一种武术与舞蹈融合的新形态。

此外,长安、敦煌每年从正月至十二月都要举行各类“赛社”活动,包括角抵、登山、踏青、滑沙等,并逐渐与宗教节日相融合,给人们更多休闲的机会。

“虽然这些活动不直接关系体育的主题,但它在风格和意趣上都接近于体育,为欢愉情绪的一种宣泄,达到丰富生活的补偿。”

图为舞剑-莫高窟61窟-五代。击剑是从古代剑术决斗中发展起来的一项体育项目,壁画中展现的舞剑,与现代奥运会中击剑项目动作非常相似。敦煌研究院 供图

击剑、摔跤、体操、花样游泳、曲棍球、马术、举重、围棋等出自敦煌壁画的一批古代运动项目,不仅与现代奥运项目极为相似,并且很讲究“技战术”。

击剑就是从古代剑术决斗中发展起来的一项体育项目,莫高窟第61窟壁画中展现的舞剑,与现代奥运会中击剑项目动作非常相似。

而作为古代运动中主要的比赛项目之一,莫高窟第290窟的佛传故事连环画中描绘了一场紧张的摔跤比赛,画面将摔跤、相扑比赛中讲求技巧和战术形象地表现了出来。

图为游泳图-莫高窟第420窟-隋。这幅游泳图更加写实地表现了游泳的场面。画面历经千年以上的时光,人物已变为黑褐色,不过剪影更突出了类似自由泳的泳姿。水中的花苞和鸭子,增加了画面的意趣。敦煌研究院 供图

在莫高窟第79窟壁画中展现的倒立童子图,倒立考验身体的综合平衡、协调能力,在现代体操运动中是常见的基础动作。

莫高窟第420窟游泳图则更加写实地表现了游泳的场面。画面历经千年以上的时光,人物已变为黑褐色,不过剪影更突出了类似自由泳的泳姿。

值得一提的是,敦煌壁画中的步打球,就是现代曲棍球的源头。一幅榆林窟第15窟的“击球童子图”呈现:

一名童子站在莲花上,左手拿着一个圆球,右手持弯头球杖。依照童子手中的球杖长度,判断出这是五代时期步打球时所拿的球杖。

图为击球童子-榆林窟15窟-宋。敦煌壁画中的步打球,就是现代曲棍球的源头。依照童子手中的球杖长度,判断出这是五代时期步打球时所拿的球杖。敦煌研究院 供图

而举重更是一项古老的体育运动项目,数千年前就在中国广泛开展,并长期被列为武举考试的科目。敦煌壁画中为了表现佛陀生平事迹,画师生动地再现了悉达太子举象、举钟等举重竞技的场景。

可以说,从人类起源开始,运动就与文明相伴。这些体育运动显示了我国传统民族文化的生命力和创造力,这些图像也是我们在今天了解古代体育运动活动的珍贵图像史料。

据了解,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之一“火娃”的头部饰纹设计就来自于敦煌莫高窟隋代洞窟中佛像背后火焰的纹样。

自4月28日开展以来,上海中心展览馆首展“丝路敦煌·幸福生存”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展览由知名跨领域艺术家米丘携手漾泱艺术与上海中心、甘肃省文物局、甘肃省博物馆以及敦煌研究院耗时三年精心策划,精选了十余幅敦煌壁画中描绘体育运动的场景进行集中展示,并邀请上海企途体育公司及体育爱好者前来参观。

在为期10个月的展期中,观众可欣赏到3座等比例复制的敦煌洞窟,包括国家一级文物在内的106件(套)珍稀文物。其展出数量及质量之高在国内尚属首创。

如果在古代举办一场运动会会有哪些项目出现在运动会上?

欢迎来到珍小妹说世界,第十八届亚运会正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进行中。作为代表亚洲最早竞技水平的大赛,本届亚运会设立了四十个比赛项目,除了田径、体操等奥运会常见的比赛项目之外,还有非常多体现亚洲特色的体育项目,例如起源于我国的武术,就包含了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中华民族风格。那么如果在我国古代举办运动会,会有哪些项目呢?

第一个,蹴鞠。蹴鞠又被称作踏鞠,是我国古代的类似足球的一项运动。蹴鞠最早起源于战国之前,在汉朝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唐朝和宋朝最为繁荣。两千零四年七月,国际足联宣布,中国古代的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第二个,射礼,又称作礼射,是古代君子六艺之一。西周的时候以射箭比赛为重要的礼仪活动和教育手段,射礼按照等级可分为4个类别,是燕射、乡射、大射和宾射。我国古代的射礼有较为详细的竞赛规则,有着细致的组织分工和专职人员,参加射礼比赛的人会得到名次和奖励等。所以古代的射礼是堪比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大型古代竞技运动会。

第三个,捶丸。捶丸起源于唐朝的步打球。步打球从唐朝的马球演变而来,是把马球的比赛规则和技术变为在地面上比赛的一个项目,类似现在的曲棍球。据史籍记载,捶丸的玩法是在空旷地上画一个球基,距离球基7步到100步做一定数目的球窝,旁边竖着彩旗,用棒从球基击球进入球窝,然后用棒数少或者得穴数多的一方作为胜者。除了规则相似之外,捶丸的打法和高尔夫球也有高度一致性。捶丸的击打方式分为侧旋球、内旋球、外旋球等。除了站着击球,还有跪着击球等击球姿势。

第四个,投壶。投壶是从射礼演化而来的一种投掷性竞赛游戏项目。春秋时代,贵族士大夫模仿射礼的规则制度,将射箭变为掷箭,用酒壶代替箭靶,在宴会的酒席上竞赛。投壶虽然是个游戏项目,却伴随着一整套繁琐的礼节。第五个,围棋。围棋可谓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意蕴深远。到了唐朝,围棋的开展更广泛,棋手的棋艺更厉害。朝廷为围棋专门设立了“棋待诏”,成为专业围棋手的起源。围棋在唐朝传到了日本、朝鲜等国家,逐渐发展成日本的传统娱乐项目,涌现了很多围棋高手。唐朝还举行过多次中日高手间的竞赛。到今天,围棋依然是东亚地区非常流行的体育竞技项目。可见古代体育竞赛项目非常多,古人很有智慧,开运动会也不成问题。感谢阅读,本文由珍小妹说世界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因为害怕受伤宫女们改良了一个游戏后来成为贵族运动

  在中国唐朝,有一项运动非常流行,那就是马球。它被称为唐朝第一运动也不为过,连皇帝对它都是疯狂喜爱,据历史记载,唐朝22个皇帝之中,上至贤能的唐太宗,下至昏庸的唐僖宗,有18个是疯狂的马球爱好者。

  然而,马球虽然好玩刺激,也非常容易受伤,唐穆宗就因为打马球过度而受伤,后来驾崩也是因此而引起的。除此之外,马球的费用太过昂贵,除了马匹外,球杆、场地等等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而且还要水平相当的对手。所以,马球只能在宫廷等上流社会中流行,无法成为全动。

  即便这样,马球的魅力仍然是无穷的,最先按捺不住的就是皇宫之中的宫女。她们看到马球手风驰电掣的表演,羡慕不已,自己又没有体力也没有条件去打马球。于是,她们产生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将马上击球改为马下打球,危险性、对抗性以及对人的体力要求大大降低,这就是所谓的“步打球”。

  这已经很像现代的曲棍球了,到了宋代之后,社会风气更为文弱。他们觉得步打球对抗性仍然太强了,便将球门改成球穴,以打进球穴算得一分,并且改为非对抗性的游戏规则。这时候,没有马自然不敢叫马球,连步打球也不敢叫了,就叫做“捶丸”。

  这一下改动,不仅减少了对器材的依赖,而且大大符合宋朝人的习惯,很快风靡起来。从皇帝到平民,从成人到儿童,对此都沉溺其中。

  比如宋徽宗,他不仅喜欢蹴鞠,还喜欢捶丸。打得好不好不知道,摆谱绝对是世界第一,《丸经》中记载他“盛以锦囊,击以彩棒,碾玉缀顶,饰金缘边,深求古人之遗製而益致其精也”。后来这个游戏传到金国,被金章宗一模一样学了过去,难怪很多人笑称金章宗是宋徽宗的转世。

  北宋名臣就因为自己的外甥膝甫小小年纪不读书,就专爱锤丸而头痛不已。他本以为膝甫天资聪颖,没想到迷上了捶丸,“每戒之不听”,后来只是混了一个小吏度过余生。

  宋朝灭亡之后,捶丸这个运动继续延续到了元朝。元朝的高层统治者似乎对于它没什么兴趣,他们是马上民族,还是最爱狩猎。然而,他们在征服四海的时候,下层士兵将中原的这个游戏带到了世界各地,后来传播到了欧洲。久而久之,便在当地发展成熟,也就成为了贵族运动的代表——高尔夫球。

  在捶丸传入欧洲的同时,在元代的中下层社会中仍然很风靡,这一点在元朝的各种戏曲中可以证明。当时的人闹意见,除了用拳头解决问题外,还会像《庆赏端阳》中道白所说的:“你敢和我捶丸射柳,比试武艺么?” 杂剧《逞风流王焕百花亭》王焕得意地表示什么游戏都会玩,而且玩得很溜:

  这时候甚至出现了一部重要的介绍捶丸的专著,叫做《丸经》。更生动形象的证明是在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中,现在还存有元代的壁画《捶丸图》,画中二人击球,气定神闲,二侍从恭恭敬敬,精彩再现了元朝人进行捶丸运动的实景。

  到了明朝的时候,捶丸没有那么风行,不过还有零星的记载。而且在此之中,明宣宗特别喜欢这项运动,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宣宗行乐图》就是再现了明宣宗朱瞻基捶丸的真实场景。他的神色和捶丸的场地、洞穴都清清楚楚,表明还是与元朝时《丸经》的规则一致。

  不过到了清朝后,捶丸逐渐走向衰落,后来在晚清时,高尔夫登陆中国时,很多人竟然很吃惊,不知道这就是改头换面另外一种方式的捶丸。当然,关于高尔夫运动的起源,一共有三种说法,作为中国人,我当然倾向于本文的说法,你呢?